义津信息门户网

位置义津信息门户网 > 娱乐 > 主持人“不务正业”当演员 曹可凡:表演是个技术活儿

主持人“不务正业”当演员 曹可凡:表演是个技术活儿

时间:2019-11-06 13:52:43    热度:706

新京报

今年,曹可凡有两部电视剧。巧合的是,合伙人都是陈国保。

电影《左右》

电影《上海之王》

电视剧《爱的前沿》

电影《轮渡》

电影《战争之花》

董卿曾经谈到曹可凡,说他做了很多“无所事事”,写书,唱京剧,唱越剧,画画,拍电影和电视剧。

事实上,即使是东道主也是曹可凡最初“无所作为”的结果。

曹可凡去了一所医科大学。从研究生院毕业后,他留下来当老师,带走了几年的学生。然而,他一直喜欢文学和艺术,并通过大学比赛成为上海电视台的主持人。甚至放弃了成为医学教授的可能性,选择成为一名全职主持人。

最近,在受欢迎的电视剧《老酒馆》中,曹可凡把自己变成了一个日本酒鬼,“我第一次化妆的时候甚至都认不出自己了。”曹可凡说,他要感谢两个人,一个是张艺谋,另一个是侯孝贤,感谢他们让他开始理解表演。

村田实际上有点像东二郎

曹可凡在《老酒馆》中扮演住在中国的日本农民村田。他喜欢去陈淮海(陈国保)开的老酒馆喝一杯。因为老酒馆里满是中国人,所以他总是在去之前换上中国衣服。曹可凡特别喜欢《一郎的故事》。他认为村田和东二郎有点像“他们没有被带走,尤其是被禁足”

“他其实是一个非常普通的日本农民,被日本政府骗到了东北。你为什么这么喜欢喝酒?因为有一次他在东北的雪山迷路了,当地村民找到了他,用白酒擦了擦身体,却发现他的灵魂回来了。所以他对白酒有两种依赖,一种是物质上的,认为中国葡萄酒不太一样,相当美味;其次,他感到敬畏,他的生命被酒拯救了。”

接管村田对曹可凡来说完全是意外。此前,他和陈国保合作拍摄,当时他还主演了高满堂的作品。有一天,陈国保生病了,曹可凡学医,认识了许多医生,他帮助联系当地医院和医生对陈国保进行检查。

视察当天,高满堂陪同陈国保。等待空旷的空间,两人一起喝咖啡,“不甜不咸,我们聊了聊。全场老师是一个非常敏感的人。他坐在那里,突然停下来。我说你在干什么。他看了我很长时间,说:“我正在写一部戏剧。”。“你要扮演一个日本农民吗?””曹可凡受宠若惊,“一个日本农民?我也没见过很多中国农民。"

然而,高满堂喜欢的是和曹可凡角色一样的幸福感。“普通人不会要求我扮演这样的角色。他们总是让我扮演知识分子、工程师、教师或医生。他们突然觉得这是一个惊喜,但他们也感到压力正在急剧上升。”

后来,刘强主任拿着笔记本,第一时间给曹可凡打了电话。“这种角色的戏剧不多,就像茶馆一样。喝茶的人跑来跑去,喝酒的人跑来跑去,占据了其中的一部分,但是故事非常完整。从出现到结束,这在有限的时间内是非常罕见的。”

演戏,多亏了张艺谋的话

曹可凡第一次真正的表演是在张艺谋的电影《战争之花》中,当时张艺谋教他如何快速抓住角色。“他给了我一个例子。在拍摄《秋菊的故事》时,他告诉巩俐,你只抓了一个字。慢点。因为秋菊怀孕了,她做每件事都很慢。起来慢慢坐下。”

在出演《金陵十三钗》中的《孟先生》时,曹可凡给了自己“苦涩”和“内心的苦涩”。他为什么为日本人工作?为了救那个女孩,但是那个女孩不理解他,所以贝尔的角色曾经说过你的女儿会感谢你做一个好父亲,但是他说在我女儿眼里我是个叛徒。"

这次在“老酒吧”,他也用了这个方法,“在“老酒吧”我只抓了一个词“嬉闹”,删掉了一点戏,一点遗憾。据说村田不敢穿日本衣服出去喝一杯,所以她会先找个地方换衣服,然后去喝一杯,回家前再换衣服。”

对曹可凡来说,扮演村田很难,因为曹可凡很少喝酒,“我只能喝一点红色。但我喜欢观察人,尤其是那些贪杯的人。”

他记得有一次和一个朋友共进晚餐。酒桌上有他的上司和下属。朋友们会想出各种方法让别人喝酒。“事实上,他对酒很贪婪。我一直注意到他酗酒。事实上,我脑子里有很多典型的角色,我会在需要的时候提取出来。”

这种方法,曹可凡在侯孝贤是“偷”的。那时候,曹可凡去台北采访侯孝贤。”他打车走了过来。他说他通常乘公共汽车去上班。我问为什么?他说,因为公交车上的人不多,所以他可以观察公交车上的各种各样的人,车里的人,路上行走的人,然后把他们储存在心里,在创作时使用他们。”

曹可凡觉得当他成年时,他开始演戏。与职业年轻人相比,他缺乏技术,因为他没有接受过系统的培训。“表演是一项技术性工作,我只能依靠生活经验来弥补。你所经历的人和事将成为你创造的源泉。”

两次合作发现陈国保的秘密

老酒馆是曹可凡和陈国保的第二次合作。在他眼里,陈国保是一个严厉的人。

“他对别人和自己都很严格。他基本上没有在拍摄时拿走剧本,我们在完成剧本后就失去了剧本。当他合作完成最后一部戏剧时,他有大约整整一页台词,几乎一次也没被卡住。”

此外,陈国保在拍摄时对场景要求很严格。他的视野没有混乱,没有人可以随意走动。在这个制作小组里,摄像、灯光和小组表演是不允许玩手机的,所以此时表演是一种非常投入的状态。

曹可凡说,许多演员,特别是主要演员,不扮演相反的演员。“基本上,在拍摄完自己的角色后,他会退出。但即使这张照片不是给他的,国保在拍摄他的特写或特写时也是一样的。他会带你参加演出,尤其是对像我这样没有接受过表演训练的业余演员来说,这非常有帮助。”

“再说,我还发现了他的一个秘密。他总是随身携带一本新华字典。如果他不知道,他应该迅速查找。”

曹可凡以前不知道。一天,他问陈国保谁给他这本字典。陈国保说他通常在拍摄时随身携带,但他只是没有拿出来。

“很多人看到国保先生时会觉得他有点冷。事实上,他心里是一个非常温暖的人。”

早年,曹可凡作为主持人第一次采访陈国保时特别紧张。“我通过主任滕文吉问他,因为他拒绝接受采访。我对滕文姬说,‘不要走,如果他有一半生气怎么办’。后来,陈国保一直嘲笑我,说:“曹可凡怕我发脾气,把滕文姬放在那里。”。现在我熟悉他了,我发现他很好,像一个哥哥和一个哥哥一样,他让人感到很自在。"

生与死

关于迷你版《柯凡倾听》

——医学生“转型”

曹可凡上学时对文学和艺术非常感兴趣。"事实上,我们家没有任何文学艺术基因."尤其是在改革开放之初,配音工作室出色的配音技巧令他着迷,甚至一度想成为一名配音演员。“当时,我妈妈还邀请一个朋友去上海的配音工作室,看看我在这方面是否有潜力。”朋友们帮助找到了配音演员翁振新老师。他对曹可凡的评价是:这个孩子有一副好嗓子。“但是不管我做什么,文化修养是最重要的,所以我终于先上了大学。”

因为这个家庭世代行医,曹可凡选择了医科大学。大学期间,我碰巧赶上了上海电视台推出“我们大学生”节目,在各大学选择主持人的计划。“我是学生会副主席,负责文学和艺术,当电视台发出通知时,我毫无准备地糊里糊涂地去面试。”

当我们到达时,曹可凡发现这些人来自复旦大学、中国师范大学和上海交通大学。“像我们这样的大学生很少,那些文科学生口才很好。我们似乎有点木讷,尤其是能够这么说。也没有手艺,只是背了一篇文章,朱自清的《荷塘月色》。然后通过了初试和复试,最后进入决赛。”

决赛要求每位参赛者设计一个7-8分钟的节目,当时中央电视台有一个名为“观察和思考”的节目。“我的一个同学是典型的讨论对象。他有许多小发明并申请了国家专利,但他的学术表现不是很好。学校里一直在争论这样的学生是否优秀。我认为讨论这个话题很好。”

回想起来,事实上,当时设计的是“柯凡倾听”的原型版本。“我在找采访对象,想到了一个叫王一菲的教授。他教我们组织学和胚胎学。事实上,当时他已经是学校的副校长,不认识我,但他被认为是学校最好的老师之一。”

曹可凡这样敲了校长的门。校长非常和蔼,立即同意了。“决赛现场直播当天的评委主席是孙道林先生。那天的讨论非常成功,因为我们的老师非常擅长演讲,知识渊博,整个项目看起来非常成熟。结果,我获得了第一名,成为了这篇专栏的主持人。”

大学教师换工作当东道主。

——还遇到了“板凳”

除了在上海电视台主持“我们大学生”节目之外,曹可凡还参加并录制了一些特别节目,比如后来的“诗画”,这是“我第一次独立制作节目”曹可凡说他很幸运。有一次,他乘公共汽车去车站录制节目。当他接近车站时,有人拍了拍他的背。回头一看,那人问道:你是曹可凡吗?“另一个说他叫郑大力,我们电视台的导演,著名电影导演郑李俊的儿子。他问我是否会举办晚会?我过去在学校经常这样做,所以我说我会的。他又问我是否在台湾做过。我说不,他说你怎么知道你会,我说这不一样?”

那时,房子里没有电话,更不用说手机了。一天,房子门口的一个公用电话亭打电话给曹可凡,说有一个电话找他。他跺着脚捡起来。是郑大力主任说车站有个聚会,并请他马上来。那天晚上是1986年上海电视节歌曲的评选晚会,谷建芬的《微笑》也是在那天晚上被评选出来的事件发生后,曹可凡的主持事业变得越来越顺利。然而,此时,他也面临着大学毕业和是否去医院工作的问题。经过深思熟虑,他觉得当主人的时候他不能当医生,所以他选择参加研究生入学考试。

“我去见了王老师,他当时帮我做了这个项目。我说我想考你的研究生。老师说我疯了,因为那时我一课也没学。结果,老师给了我三节课,每节持续两个小时,我把书撞倒了。”

毕业后,曹可凡选择留在学校。“所以现在上海医院的许多主任和副主任是我的学生,许多主任和党委书记是我的同学。”

1995年,上海电视台有机会将曹可凡调到一个固定的位置。“我的医疗顾问是一个非常开明的人。他说,根据他对我的观察,我将来当教授没有问题,但我想成为一名医学科学家,因为我的个性太活跃了。他认为一个人在选择职业时应该充分发挥他的能量,所以他也同意我换工作。”

放弃医学作为东道主后,曹可凡也经历了一段“冷板凳”时期。“我一直告诉我的同事和学生,你不应该低估那些对你来说不顺利的阶段。通常这可能是另一个新阶段的开始。”就在曹可凡职业生涯的第一个低谷,上海电视台突然设立了一个新的“山顶”上海东方电视台。“它的规模很小,人也很少,但它能做很多节目,所以我迎来了第一个黄金时期。”后来,有一段时间,曹可凡无事可做。当有人邀请他参加电影时,他去了那里。从那时起,另一条表演的出路被打开了。

我从小就喜欢表演。我是一个非常强的模仿者。我可以学习其他人的声音和方言。如果你想问我主持和表演有什么不同,那是完全不同的。表演对我有什么吸引力?我不太明白这件事。我将永远对我不懂的东西感兴趣。我希望能理解它。——曹可凡(采访/新京报记者张坤宇人物摄影/新京报记者郭闫冰)

上一篇:77年来首次,AC米兰在意甲遭都灵逆转
下一篇:央视回应点名男篮队员:并非批评 大赛失利后需要的不是挑事
  • 《DOTA2》每周英雄伐木指北:食人魔魔法师
  • 华峰动力新三板挂牌上市 2018年营收2894万元
  • 清华才女破译北斗编码,转手送给美国,如今还想重回祖国?
  • 泰山区首席技师推荐人选公布!政府打算给你们发津贴啦
  • GIF-快乐男孩巴坎布,刚进球就浪费绝佳机会,国安主帅人傻了
  • 这饭,入秋后我经常做给父母吃,成本不到20元,温补养人
  • 集团领导节期看望慰问新中国成立前老党员和一线职工
  • “打”与“拉”:战役内外线有机配合的典范
  • 鸭肉的新吃法,酸辣开胃超下饭,做法还很简单,上桌瞬间被扫光
  • 券商策略:不必过于悲观 节后上涨的概率普遍较节前有提升
  • 女子竟陪男友一起吸毒!烟台开发区民警抓获一对“毒鸳鸯”
  • 两个姐姐去上学,三个弟弟举动笑翻妈妈,马屁拍在马腿上的赶脚
  • 人与车越来越多,临港人气更旺
  • 「当日质检」宜家召回8539件玛特弗罗围嘴,可能造成儿童窒息
  • 让“一件事一次办”改革利企便民更完美
  • 萨诺:卢卡库背伤不是借口,桑切斯无所不能
  • 铁矿石期价大幅上涨超15% 估值部分修复
  • 维信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关于为全资子公司向关联方申请借款追加质
  • 最美乡村医生!车祸导致高位截瘫 15年来坚持轮椅上接诊
  • 「图」科学家研发人造皮肤:让你“摸到”VR中的虚拟物品